嘻嘻

近期沉迷青黄轰爆宗凛kkk

好好看(。・ω・。)ノ♡

绽花有柒:

求学 遇雨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2P曦澄外带双杰友情向犯病(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啦

太可爱了哇!!!!!!

银河_咸成一条高三鱼:

##曦澄##

作大死找洛太太要书精那篇文的设定

然后画到[02][03]就¥&_=#!/+?_¥&=#!

真的第一次产这么长的画就感觉,,,

不过港真太太的设定真的很萌一边看一边发掘到很多萌点然后看完就啊想作个死

然后现在就就产到[02][03]献给大大((虽然很不好意思地说长得不大好看,基本不按原文顺序画,还加了很多自己的吐槽((捂脸

剩下的就下一周再画((然后成功把200贺推迟了

原文及设定是洛艺尘太太的 @洛艺尘_忙到精分的高三废物

渣绘随意看看

PS:刚才两分钟前发现写漏一个字然后删了重新再发,,就没想到就有人评论了点小红心,,就真的不好意思,评论我会再看的

记录看过的曦澄文

看过很多文,还有很多没有写上去,有空再弄

原著向中长/长篇【已完结】

《中秋甜饼之孩子谁家的》by寂光(共四章)
《庐山烟雨Ⅰ》by東南風(共二十三章)
《原来你也是短袖》by穷困潦倒的御寒猫(十四章+番外一章)
《江宗主死而复生事件始末》by商冶(共三章)
《还魂记》by商冶(共两章)
《相逢一笑》by云中雁(共十章)
《留灵修兮澹忘归》by潇潇暮雨寒(共两章+番外一章《重露》)
《白衣紫佩》by池中的阿书(共六章)
《锦衣薄》by离火灼天(共两章)
《碧血丹心》by花生不是小甜甜(共五章)

原著向中长/长篇【连载中】

《庐山烟雨Ⅱ》by東南風(目前第二章)
《溱洧》by一檀(目前第十六章)
《乌夜啼》by墨宸(目前第九章)
《不纪年》by basia(目前第十二章+番外两章)
《有狐名涣》by霁玉无离(目前第六章)
《我亦飘零久》by华枝心月(目前第七章)

原著向短篇

《大暑.朝暮》by江澄的贴身丫鬟阿卿
《连心》by北庭秋
《前缘》by北庭秋
《解释东风》by潇潇暮雨寒
《昆山如梦》by潇潇暮雨寒
《莲》by Vita.宋鸠
《惜澄》by Vita.宋鸠
《偶然都无法代替》by染清秋
《生辰梗》by一个傻锤
《风寒》by一个傻锤
《记个脑洞》by一个傻锤
《梦里故人归》by一个傻锤
《你的名字》by一个傻锤
《归酒》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落酒》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夜話》by長河古月
《何所求》by几孤风月
《意难平》by几孤风月
《梦有知》by几孤风月
《斗酒》by鹤流_404 Not Found
《寻雪》by鹤流_404 Not Found
《迟来的中秋贺文/小甜饼》by十个大千百儿
《十五》by basia
《十六》by basia
《月关》by一奉雪一
《逢春》by一奉雪一
《夏至.何处似樽前》by平芜尽处
《冬至,同魂梦》by笔端无余愁
《大雪,雩台情》by笔端无余愁
《小雪,兰亭意》by笔端无余愁
《立冬,羡无终》by笔端无余愁
《霜降,沾衣雨》by笔端无余愁
《寒露,谢军行》by笔端无余愁
《赌酒》by笔端无余愁
《眼前人是心上人》by笔端无余愁
《莲叶何田田》by哑铃子
《月出》by哑铃子
《何須鵲橋-啟仁憂天》by月曉輕風
《何須鵲橋-同犯》by月曉輕風

古代中长/长篇【已完结】

《逃婚》by挖坑种节操(共十二章)

古代中长/长篇【连载中】

《易水寒》by九仞(目前第六章)
《性空山》by慕晚吟(目前第二章)

古代短篇

《春分.百纸尽》空山却望
《君临天下》by Vita.宋鸠
《怀夜寒》by池中的阿书

现代中长/长篇【已完结】

《故山》by鹤流_404 Not Found(共十六章)
《大佬了不起哦》by挖坑种节操(共二十二章)
《射日之征》by sagmaria(十六章+番外两章)
《情非得已》by兔子君(共五章)

现代中长/长篇【连载中】

《要幸福啊》by墨宸(目前第三章)
《地点三十题》by挖坑种节操(目前第四章)

现代短篇

《Perfect Kill》by别鹊惊枝
《逢春》by叁火包
《非典型性告白》by一个傻锤
《我爱你》by一个傻锤
《露烹茶》by鹤流_404 Not Found
《云出》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寄往时间尽头的叙事体》

有原著向有现代

《小段子合集》by一个傻锤(共三章)

嘻嘻好看好看

basis:

涂鸦。

尝试给澄涂了个全身,再尝试涂了个色Orz……

对官设造型怨念,不愿意涂那个,虽然自己涂的也不怎么样(望天

人体好难,上色好难T_T....回炉重造来不及了……


真好看(T ^ T)(T ^ T)(T ^ T)好看到没话说😂

夜罹—叫先生可好。:

每天热衷于给澄澄换衣服换造型。

桌面已经设置了,这张就用来当锁屏了😁😁😁😁表白姑娘

香锅糖螺螺:

之前看到动画立绘P图版后的脑洞,

认真的想了想,杏眼微微眯起大概会有点丹凤眼的效果?

总之不管怎么样,他们都真好看啊真好看!!【无限开启迷妹滤镜


[魔道|曦澄]论贿赂摄影师的重要性

我真是爱死这两人了(❁´ω`❁)

清歌晚吟:

搭配动画人设图食用更佳


文中角色台词仅代表个人观点


ooc


剧照海报送到各人手中的三秒钟后,江澄把自己那张大力地愤愤地摔在了地上。


“这特么哪个摄影师拍的!告诉他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蓝涣弯腰拾起来,拂掉上面的灰尘,看了一眼,扑哧一声。


“你笑了吧?你笑了我听见了!”


“抱歉,”蓝涣面上残留着忍俊不禁——这在江澄眼中比笑出声更可恶,“只是觉得反差太大,本人明明这么可爱。”


“……说奉承话已经晚了!”江澄脸有点热,鼻一哼手一伸,“你的给我瞅瞅。”


蓝涣下意识往后缩:“这……还是不看了吧……”


江澄咄咄逼人:“再不给我抢了啊?”哼哼哈哈,肯定也拍得很丑!


蓝涣拗不过他,老实把海报交出来,江澄接过一瞅,差点没气吐血——为什么这个泽芜君就这么好看?!不公平!没天理!!


蓝涣:“我就怕打击你……”


江澄:“您可真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呐——说,给摄影师塞了多少钱?”


蓝涣:“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就只是那天看他辛苦,吃午饭时给他塞了一个鸡腿。”


江澄:“……蓝涣我看错你了。”


蓝涣:“不用这么沮丧嘛阿澄,这张剧照虽然没有展现出你的美貌……”


江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咳咳、咳……说什么呢!”


蓝涣善解人意地改口:“虽然没有展现出你的英俊,但气场还是有的,霸气十足的,嗯。”


江澄没好气翻他一眼:“我怀疑你特么的是在哄我,这张把我拍得简直像是……”


“——噗哈哈哈!好像反派啊!”魏婴突然从蓝涣背后冒出来,探头瞧瞧他手中的海报,再抬头瞧瞧对面本人,“而且还是最丑的45度仰角自拍哈哈哈!”


蓝涣头又开始疼了,习惯性做好了挡在中间阻止冲突的准备,不料江澄居然意外地冷静,只冷哼一声:“哦,这么说你拍得很满意咯?给我瞧瞧?”


魏婴得意洋洋地把自己那张展开来,抖三抖,沾沾自喜地递给他:“毕竟咱是主角,待遇不同、么……”


只见江澄面无表情地抓住海报两边,呲啦一声,夷陵老祖的俊脸被扯成了两半。


江澄:“啊,手滑。”


魏婴:“……”


蓝涣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手中忽然空了,魏婴抢过江澄的海报丢在地上,踩着三毒圣手的脸就跳了段踢踏舞。


魏婴:“啊,脚滑。”


江澄:“……”


蓝涣暗呼不好的时候两人已奋力扭打在一起,再想上去拉架就要付出鼻青脸肿的代价,正发愁,蓝湛走过来,唤了声:“魏婴。”


“哎!”魏婴从江澄的剪刀腿下挣脱出来,一咕噜爬起来颠颠窜到蓝湛身边,“二哥哥~~”


江澄哆嗦掉一身鸡皮疙瘩,也站起来,顺便捡起惨遭蹂躏的自己的海报,抬头发现几个人正聚在一起看蓝湛手中的,便也稍稍凑过去远远瞄了一眼,顿时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哈!你家蓝二的可比蓝涣的差远了,得罪摄影师了吧?”


魏婴:“你比不过我就拿人家来比,好意思!”


江澄:“比就比了,你咬我啊?”


蓝湛:“不准。”


蓝涣:“阿澄,为什么我的名字前面不加‘我家’两个字……”


四个人你三言我两语眼看又要争执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由远奔近:“舅舅,舅舅!你看我的剧照,可好看了!”


“是呀是呀,像小仙子一样,小仙子牵着大仙子——”


“蓝景仪你闭嘴!”


“汪汪!”


“呜哇蓝湛有狗!”


“别怕,抱紧我。”


“瞎了眼了,能不能请你们离远点?”


“阿澄,为什么不加‘我家’……”


……


一通鸡飞狗跳过后,送走了剧组其他人——仙子追着魏婴跑,蓝湛追着仙子跑,金凌想看江澄剧照未遂,被后者黑着脸瞪跑了——江澄坐下来看着手中已经面目全非的海报,一瞬间觉得魏婴也算做了件好事。


“阿澄,”蓝涣在对面坐下,想了想说,“你登场的第一句台词是什么?用江宗主的感觉念一下。”


“啊?”江澄不解他用意,仍是照做了,合上双眼烂熟于心,刹那间整个人周身都凌厉起来,重新睁开的目光锐利,神色冷傲,语调讥诮地道——“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蓝涣:“……”


江澄:“……??”


蓝涣突然以双手掩面,虚弱地喃喃自语:“你演这个角色超迷人的,我怎么就忘了,毫无防备,正中红心……”


江澄不知道该翻白眼还是闹红脸了:“好端端的发什么神经……”


蓝涣揉揉脸舒口气,言归正传:“这句台词,这种开场,不觉得配上剧照挺合适吗?”


江澄回忆了一下剧照的形象:“……你这是在安慰我?”


蓝涣微笑,江澄叹气,“我也承认气质是吻合的,但就是……不好看。”小声咕哝,“尤其跟你的一比,差距也太大了。可恶。”


蓝涣笑眯眯:“所以阿澄是在赌气嘛?”


“谁赌气了!”


“我的海报可以送你……”


“稀罕!”


“其实一张剧照而已,本人好看就行了呀。”蓝涣撑着侧脸歪头含笑,“等电视剧正式上映了,不知多少少男少女要被你迷死呢。”


“少女就算了少男什么鬼……”江澄无力吐槽,沉默片刻,“真等上映以后,我担心的就不是这个了。”


蓝涣向来懂他,反应很快:“是说江晚吟这个角色本身?”


江澄点头:“这个角色在书中塑造得就比较复杂,不了解的人容易误解他,了解的人对他的解读也有差异,再经过剧本的删减加工,演员的演绎发挥,最终实际呈上荧幕的又与原作有所出入。喜欢他的人或许会很多,讨厌他的人恐怕也不少。”


“本来一千个人眼中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认为角色复杂是件好事,形象更丰满生动,也更能带动人的情绪。”蓝涣说,“比如像蓝曦臣那样的角色,其实略显单薄了一点,比起强烈的‘喜欢’或者‘讨厌’,可能更容易‘没什么感觉’。”


江澄白他一眼:“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吧!身为正主居然这样讲,当心泽芜君的万千迷妹们哭给你看哦?”


蓝涣笑意盈盈:“要这么说,江宗主的迷妹怕是只多不少,那么多人争着抢着要当舅妈呢。”


江澄一脸冷漠:“不好意思,江宗主暂无婚娶的打算。”


蓝涣故作忧伤:“是吗,难道已经与某人私定终身了?”


江澄绷不住了:“泽芜君请自重,现在在谈论正事。”


“正事就是,”蓝涣的笑容微微收敛,“我希望你知道,就算会有一些人讨厌‘你’,也会有很多的、更多的人喜欢‘你’——”


他重复道,“——喜欢你。”


江澄在他的注视之下,脸颊隐隐烧了起来,张了张口欲言又止,蓝涣笑了笑,卷起手边剧本作麦克风状伸到他面前,“那么,江先生想对喜欢你的粉丝们说些什么呢?”


江澄抿了抿唇,直视他的眼睛——没在看着他,并且,只在看着他——缓慢地清晰地吐出字句:“谢谢你们的支持,不要在意那些讨厌我的人,我走我的路,任他们说去,我只要知道有你们喜欢我,就足够了。”


他顿了顿,低声补充,“我也喜欢你们。”


蓝涣会心一笑:“请问这番话是代表江宗主,还是代表你自己?”


“江晚吟和江澄,某种意义上是同一个人。这也是我接这个角色的原因之一。”


“那么,你喜欢这个角色吗?”


江澄勾了勾唇,那是混杂了自信自傲自负的不含一丝怀疑的笑。“为什么不?”


蓝涣举在半空的手又呆住不动了——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耀眼得令人移不开视线的人啊——教他怎么能不喜欢?怎么喜欢才够?他总抱怨蓝涣无论做人还是演戏都光环笼罩,却不知对方眼中的自己是如何的熠熠闪亮。是,江澄或许没那么优秀,江晚吟或许远称不上完美,可正是这份不完美造就了这个角色,这个人。镜头前和现实中的他都是如此真实,坚定,沿着笔直的道路前行,纵使一个人也会走下去的身影,令人忍不住想要向他靠近,再靠近。


“又发什么呆啊?”却是江澄凑近拿手晃了晃他,“走了,吃午饭去。”说着把桌上的海报卷起来,动作难得小心仔细。蓝涣回过神,不知该不该提醒他,迟疑一下还是开口:“阿澄,这个是我的……”


江澄卷到一半的手顿住一秒,突然大爆手速把剩下一半卷好收进背包,一副若无其事的口吻:“你看错了,这是我的。”


蓝涣指了指旁边:“你的明明在那……”


江澄:“就是我的。”


蓝涣:“……”眨了眨眼反应过来,笑意随即攀上眼角,眉毛弯了一弯。“你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你想要的话,人也是你……”


“啊啊走了吃饭了!下午还要拍戏呢!”江澄大嗓门嚷起来,转身大步往门口走。蓝涣在他身后跟上去,整个人整颗心被满满的柔软的幸福包围。


“阿澄,想吃什么?”


“鸡腿——”


Fin.


本来只打算逗比一下结果后面忍不住正经起来(还吹了一波2333)有些内容是借角色的嘴说我想说的话,可能并不是很合适,只是希望能够传达到。


ps人设图不满的方面就不多说了x 个人最喜欢的是哪吒(划掉)金凌,最惊喜的是景仪,就私心让他俩露了个脸ww



喝马一枝花 (二)

这篇贼好看啊伙伴们

北庭秋:

cp忘羡,曦澄


ooc严重,私设有


卖艺不卖身小倌双璧&富家公子双杰




容貌一致,身量一致,却风姿不一,当即引发满堂喝彩,哨声不断!甫一出场,全场的目光便聚焦于二人身上。


着青衫那位,嘴边噙着淡淡的笑,淡得如同画家随意晕染开来的一笔浅浅水墨,不曾想那却是画中最惊艳的一笔,让画中其余着墨皆黯然失色。他绣袍半掩的素手执着一支通身雅洁的玉箫,莹润秀白的指尖衬着修长玉箫,教人呼吸一滞。


一身青衫无过多缀饰,只余削细腰身处挂一白玉如意佩,只是这样,足以风姿天成。


着白衣那位却是一身有如白月光凝练的俊雅,是于簌簌晚风中最为轻尘出谪的一朵冰清雪莲,让人觉得风月无边,琉璃生光。所着的银丝袍上暗纹隐隐流动,华丽而低调。他神情淡然,霜姿雪容,天上地下,唯此一人。


二人立于台上,恰似有清风拂面而来,众宾客目眦尽裂,却强压着心头的激动安静下来。


“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魏无羡捻在手中的核桃糕半天没吃下去,他又看看呆愣了的江澄,跟聂怀桑咬耳朵:“就连江澄那么直的都被迷得七荤八素了。”


说着,他吹响了一个口哨,引得众人侧目,台上的蓝忘机亦皱眉看向台下左边那处,只见一玄袍公子眸光璀璨,朝他眨了个眨眼。蓝忘机抱琴的手微微压在了琴弦上,随后,他将琴放置于琴桌上。


待台下寂然无声,台上琵琶方徐徐弹来,演出正式开始。琴音如琴师其人,如霜如雪,古调雅致,箫声适时而出,清袅悠长,台下听众如痴如醉,却一点大气都不敢出——一是怕破坏了那气氛,二是大部分是老顾客了,知道那二位不愿在他们吹奏时发出任何喝彩声响,否则待一曲毕,以后的几天都别想看到双璧出台了。


一曲后,台下终于能发出些声音,喝彩震耳欲聋,齐齐吆喝着“再来一曲”,青衫那位只笑了笑,不言不语。白衣更是一直冷淡神色。说起来,从未有人听过双璧的声音,有人质疑他们其实是哑巴,吹弹挺在行,要是说话定是说不出的。倌老板也模棱两可,不做辩解。


今日只一曲,便又被引为云梦新谈资,云“不听双璧演奏的曲子等于没听过曲子”“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双璧依旧倾城绝世”,除倾慕双璧无双曲艺外,实不相瞒,很多人都等着双璧什么时候卖身。


“如何?江公子,来这是长见识了吧。”魏无羡搭上江澄的肩,后者甩开魏无羡的手,“也不过是一对长得过分漂亮的双胞胎,有什么好见识的。”


“哦,是吗?可我刚刚看你,眼睛可是眨都不舍得眨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又道:“我倒是挺好奇这二位看起来书卷气挺重的啊,像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怎么会委身到这小倌馆里来。”


“也许是难言之隐吧。”聂怀桑揣测。


“是了,谁没有难言之隐,不然他们也不至于到这里来。”魏无羡抚着下巴,道。


魏无羡此语,定不简单。江澄心领神会,却不多言。


江家家财万贯,两位养在府里的少爷自然不会差钱到哪去,况且江家家主江枫眠常出远门做生意,一年到头府里人见不得他两三次,每次江枫眠要出门时就塞给兄弟俩一大笔钱,生怕他们缺钱花。


可以说,这两兄弟靠着家里的,自己管的店铺收支,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买什么。


但并非因此以大欺小,实际上,两兄弟在云梦城广有名声。他们时常慷慨解囊,侠义助人。东城哪家丢了只狗,他们给人找了回去;西城哪家小孩得了重病看不起大夫,他们自己出钱请了大夫来看。遇上自己家下的佃户和铺主困窘难耐,双杰大方的免了他们的租税也是常有的事。


有鉴于二人名声,时人称魏江两兄弟为“云梦双杰”。


休整片刻,双璧又上台来,魏无羡吃着蜜枣听着曲,恬然不已。倒是江澄盯着那位青衫,若有所思。


魏无羡于二人下台时又响亮的吹响口哨,大声道:“含光公子,小爷今晚要定你了!”众人频频回望,一片哗然,也有人不以为意。蓝忘机看着他那踌躇满志的样子,微微皱眉,很快随他兄长下了台去。


江澄惊道:“你!……”


聂怀桑一展折扇遮掩住口鼻,道:“好像忘了跟你说,双璧只卖艺,不卖身……”


一直站在四周的小厮也噌噌的跑过来,恭敬道:“魏少爷,双璧只卖艺不卖身,你要想包夜,我们有其他各色小倌供你挑选,绝对有您喜欢的一个。”


“也没叫他卖身呐,只是让他给我单独弹琴聊天罢了。”


“抱歉啊魏少爷,双璧也不单独接客,您要不换个?琴艺不会输于含光公子。”


“哦,我最喜欢就是含光,就要他。其他的一个都不要。”魏无羡语气傲慢,一旁的江澄恨不得掐死他。


“这可真是难了,以往许多客人都要双璧作陪,可我们老板问过双璧,他们都不愿,老板也拿他们无可奈何。您看这……”


“那叫你们老板过来,我好好跟他谈谈。”


“喂!魏无羡你适可而止一点!”江澄抓了魏无羡的肩喝道。魏无羡摆摆手,“明白明白兄弟,知道你肯定不愿就我一个,待会老板来我叫来泽芜公子陪你。”


聂怀桑哈哈道:“二位稍安勿躁,我就算了哈哈哈……”


“呸呸呸,谁要他陪?!”江澄被他的话麻了舌头,好半天讲不出利索话。


一会儿倌老板过来,赔着笑道:“魏少爷,您可真是有眼光,双璧那可是我们楼里的大红人,只是,他们自来却只是卖艺,我们也不能强迫他们接待客人是不是……”


魏无羡听了他的话,眯了眯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强迫他们卖身了?我只消说让含光公子单独弹琴与我。他那琴艺绝顶无双,回味悠长。可这台下太嘈杂,我听得实在不太清晰。”说着摸出了几张银票。


倌老板看看银票上的数字,有些眼晕,他犹豫道:“这……我们真不能……”


“诶,别的客人心思难猜,我们两兄弟你还不知道?同为琴友,难免要畅叙琴艺了。”魏无羡朝老板挤眉弄眼,又摸出两张票。多得江府仆人的吹嘘,双杰在外人眼中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斗鸡打山鸡下水摸鱼说来是头头是道。


那老板果然被票子迷得七荤八素,嘿嘿笑道:“魏少爷,江少爷,二位且随我来。”


只聂怀桑张大着个嘴,坐在原地,惊讶不已。心想这老板还真被钱买通去了。他叫住正要随倌老板的魏无羡和江澄,问:“两位就这样去了?不怕你们家里那位……”虞夫人。让她知道了双杰竟流连在这类烟花之地,还豪气的包下了当红小倌,定是要把他俩抽得皮开肉绽。


魏无羡和江澄经这么一提醒,皆是一个哆嗦,仿佛已经在即将受刑了一般。


“对对对,这事儿可不能让你娘知道,不然吃不了兜着走。”魏无羡想想虞夫人不知随时从哪里拿出的细长软鞭,头皮一阵发麻。


于是乎双杰回去撒钱像撒花一样,打点了全府上下,把仆人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好在虞夫人也不是爱八卦的人,无事便会在府苑内闭门不出。


夜起星烁,双杰各自换了身衣装,带着两小厮偷偷溜出了江府。


坐落于云梦城最为喧闹繁盛的一条街上,南风楼此时被红黄的灯笼衬映,更显纸醉金迷,华丽绮糜。


双杰低调进了门,在倌老板的接引下上了三楼。相较于觥筹交错人声鼎沸的一楼,三楼颇有些冷清。双杰也不难猜,那两位的性子便是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如今偏偏流落到这类烟火气最重的地方。无论如何,心里也不好受吧。


江澄犹兀自想着,只见倌老板带着他们俩在走廊的接近尽头处停了下来。


“魏少爷,江少爷,这里便是了。”倌老板道:“这边是含光公子的居所,那边便是泽芜公子的。要论起来双璧,含光公子不太爱说话,而泽芜公子呢,则平易近……”


魏无羡打住他话头,道:“停,他们俩怎么样我们自己探索好吧,就不劳您多费口舌了。”


“我懂我懂,那二位便好好见一见,我不打扰了。”倌老板一面露出意味深长的笑一面下楼去了。


魏无羡忽而严肃问道:“江澄,你觉得我这身怎么样?”江澄看向他,还是玄色的袍子,只是这一件袖口领口镶上了飞鸟银丝滚边,腰配一蜀锦香囊,他摇着一把上书“随便”二字的斑竹折扇,好不潇洒散逸。


“是不是一看就知道我是好人?”


“是是是,衣冠禽兽,要找他快找。”江澄不耐烦道。


“我懂了,你肯定也是想找泽芜公子而不愿意跟我在这多费口舌。明白明白。”扬着与倌老板一致意味深长的笑容,魏无羡上前几步,轻敲三下檀木门。


“进。”一副冷如寒霜的声音从房内传出,魏无羡莞尔一笑,礼貌道:“那便叨扰了。”


他提起黑色下摆跨过门槛,进去合上了门,甫一转身,有一把剑抵在了他脖颈间。

贼好看呀!!!!!!曦澄😍😍😍😍😍😍😍😍😘😘😘😘😘😘

夜罹—叫先生可好。:

继续诱拐。感觉要饿吐了。